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425-42064518/

第四百五十七章 超远距离打鸡
    “嗒…嗒……嗒——”

    伴随着鞋面与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声音,确认了已经暂时脱离险境的胡镂顿时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在顺着惯性继续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顺势转过身来,面带笑容的对身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赵白等人宣布道

    “临时想出来的咕哒咕哒超级美少女救援计划18x0至尊魔幻坚决不改版,大成功!”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个名字这么破的计划……”

    抬着赵昆跑了一路的赵白随手将前者扔在了地上,不顾赵昆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打了几个滚最后后脑勺与某个比较尖锐的石头撞击在一起之后所发出的痛呼,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口向着胡镂吐槽道。“不是因为看着好玩所以才直接冲上去的吗?”

    “……嘤嘤嘤,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胡镂微微眨了眨眼,慢了一拍才做出了被质疑之后应有的气愤表情,无比委屈甚至还带着哭腔的向着赵白喝斥道。“嘤嘤……可不是看到队友陷入危难之时不仅想笑还想落井下石的那种人嘤!嘤嘤嘤,我……我可是想了好长时间才决定了这个完美的救援计划嘤!你居然……居然这么说我嘤!嘤嘤嘤嘤嘤……”

    “看我不一拳打死你这个嘤嘤怪!”

    被‘嘤’字刷屏已经快要不认识‘嘤’这个字的赵白顿时忍无可忍,随手搓了个能量拳头向着胡镂抛了过去,并在碰撞到完全没有躲避意思的胡镂之后骤然炸开,变成了一朵小小的烟花,看上去彷彿游戏中技能打到怪物之后绽放出来的打击特效。

    “哈——食我北斗百裂拳啦!”

    注视着那颗打在身上不痛不痒的能量拳头炸开之后所爆发出的攻击特效,又找到了新奇玩具的胡镂顿时眼前一亮,搓出十数道颜色各异的拳影反过来向着赵白抛了过去。

    与此同时,因为要留在原地做那张字幕所以慢了一步的赵云帆以及赵沧海两人也追了上来,正好看到眼前胡镂向着赵白抛出无数能量拳影的场景,却是习以为常的各自随便找个角落蹲了起来,默默的看着打闹的赵白以及胡镂两人。

    赵白随手挥了挥打散几道胡镂丢过来的拳影,发现这些拳影数量太多很难随意挡下来之后就放下了手臂,如同咸鱼一般任由剩下的拳影全部砸在自己身上,炸开了数道无比绚丽的烟花——紧接着,他便被这些烟花炸飞了出去。

    “——卧槽,你这家伙竟然在这里面藏真的?”

    无比狼狈的顺着冲击力在地面上打了几个滚,快速找准重心重新站起身来的赵白顿时维续不住那副咸鱼的神态,无比恼怒的向着胡镂骂道,再次搓出了好几个拳影向着胡镂丢了过去——这次,他丢出去的全都是真的。

    “平角裤平角裤!你的攻击全都木大木大!”

    见到赵白丢过来的那几道拳影,胡镂顿时变得更为兴奋起来,狂笑着以体内的魔力在身后凝聚出一道壮硕的虚幻人影,紧接着那道虚幻人影便在胡镂的控制下快速挥动拳头打散了所有疾射而来的拳影,没有任何一道拳影穿过那道虚影的阻拦落在胡镂本体上。

    “——纳尼?!”

    拳影全部被阻拦下来的赵白顿时心底一惊,不禁后跳几步拉开了距离,指着胡镂身后那道虚幻人影神色震惊的自言自语道。“那个……莫非是传说中可以停止时间的替身,砸瓦撸多?!”

    “不是砸瓦撸多,是独属于我的世界哒!”

    胡镂神色无比得意的笑了几声,控制着身后那道金色的虚幻人影将自己抬起来放在了人影的左肩之上,像是坐在b叔身上的伊莉雅一般对赵白回答道。“就算是黑暗我也不会害怕……因为世界,是最强的!”

    “不,最强的替身并不是世界,而是我的白金之星!”

    听到胡镂的回答,赵白的神色却是忽然变得平静下来,身上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身黑色的风衣礼帽,压低帽檐沉声向着对方说道。“出来吧,食堂泼辣酱!”

    “欧拉!”

    伴随着貌似很有气势的喊声,只见一道壮硕的身影在赵白身后的阴影中逐渐浮现,然后……一巴掌拍在了赵白的后脑勺上。

    “现在可不是让你们随便胡闹的时候,主线任务到现在还没完成呢。”

    不知何时出现在赵白身后的赵昆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神色淡然的向着被抽倒在地的赵白以及见到自己之后身体陡然僵硬的胡镂两人说道。“已经抢到了安兹乌尔恭之杖以及山河社稷图这两个价值不菲宝物,我们也差不多是时候完成任务回归主神空间了。”

    “可是那什么地下宝库我们还没去逛过呢!”

    听到这话,被打了一巴掌的赵白也顾不上在地上打滚装疼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向着赵昆说道。“那里面说不定有好多好多好东西,怎么能就这么错过去?!”

    “嗯嗯,对呀对呀。”

    而胡镂此时也在不远处神色赞同的用力点着头,支援着此时赵白提出的说法——她还没在纳萨立克地下大坟墓玩够呢,更何况是那种听上去就藏着不少好玩东西的地下宝库?

    “……那里面能有什么好东西?顶多也就是各种没啥用的装备道具,其中最值钱的那批之前你们也都看到了,都在那几个守护者手里,现在地下宝库里面恐怕已经不剩什么好东西了,顶多只有根本没什么用处的金币——难道你们想要那些金币吗?”

    见到两人这副对游乐园流连忘返的状态,赵昆也感觉颇为哭笑不得,循循善诱的向着赵白以及胡镂劝谏道。“而且真要说好玩的地方,主神空间里面的好玩意不比这里多?而且还能上网去找那些沙雕网……”

    “好,我们这就赶快完成任务回去。”x2

    当赵昆讲到这里之时,原本还仍然有些依依不捨的赵白两人顿时脸色一变,完全不给赵昆把心底的措辞全都讲出来的机会,乖乖的站在了对方面前,还摆着一副‘要是找到任务目标我立马把它剁成十八瓣!’的表情。

    “你们这也太……咳咳。”

    讲述被打断的赵昆啼笑皆非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白两人,刚想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几句,却是忽然意识到自己貌似也没有什么立场能够训斥对方,轻咳了几声直接跳过了这句已经说出口的话语,而后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神色平静的向着赵白鬍镂以及正在从旁边走过来的赵云帆赵沧海四人说道

    “现在我们的目标已经达成了大半,取得的收穫差不多能够弥补上次任务贴进去的那些轮回点,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赶快完成主线任务,保住我们在这个任务世界中的斩获。”

    “而现在,你们看这里。”

    如此说着,赵昆从手边浮现的金色光幕中拿出了一张羊皮纸,展开之后就能发现这张羊皮纸上画着无数精緻写实的地形,却是一张记录着某个地理位置的地图——而若是仔细去看的话,就能发现这张地图上记录的地形完全和纳萨立克地下大坟墓的地形一一对应,将包括各种陷阱房间以及宝物房间在内的各种地形全都事无巨细的标了出来。

    不仅如此,这张羊皮纸地图上还有数十个浓郁漆黑的墨点正在这张地形图上不断的移动着,并且这些墨点下方还标识着由英文字母所组成的单词,正在跟随着这些墨点一起在地图上移动——从读音上来看,这些单词貌似表示的是不同个体的名字。

    “你们看,这是任务目标此时所在的位置。”

    赵昆将这张地图铺在通道边缘的墙壁上,用手指抵在了地图上一个被标识着‘塞巴斯’这个音节的墨点以及位于他身旁的几个墨点下方,侧过头来向着身后视线随之聚焦在地图中这个墨点上的赵白等人讲述道。“他们现在正在第九层通往第八层的通道附近,距离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非常遥远,几乎不可能反过来追上他们。”

    说着,赵昆又用另一根手指点了点地图上某四个原地不动的墨点,标出了他们自己此时所在的位置——的确,通过这张立体地图来看,他们与塞巴斯等人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近,后者还在以极快的速度持续远离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哪怕速度超越对方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追上塞巴斯等人,更不用说赵昆等人都不以速度见长,能够追到他们的可能微乎其微。

    “不过,这只是在使用正常手段追逐的情况下才会如此。”

    然而接下来赵昆便话锋一转,转过身来面带微笑的向着赵白等人说道。“如果使用空间法术这种手段,我们可以很轻易的追上塞巴斯等人,甚至可以绕到他们前面去埋伏他们。”

    “那就使用空间法术绕过去啊。”

    胡镂微微眨了眨眼,语气理所当然的向着赵昆说道,有些费解于后者说这么多废话的用意。

    “不过,实际上还存在着更简单的办法。”

    赵昆瞥了瞥满脸莫名其妙的胡镂,神色平静的说出了之前未曾讲完的下半句话。“比如,四十米长剑之类的。”

    “直接在距离任务目标千里之遥的地方,通过某种手段狙杀掉对方,不需要亲身前去犯险——这,才是真正的暗杀。”

    —————

    “你这东西,挺有意思的啊。”

    距离此处足有万里之遥的天空之城艾琉恩提优的边缘,已经很久没有出场的楚轩辕摆弄着手中吞吐着暗紫色雷射的光剑,有些惊奇的向着前方不远处铠甲崩碎的那名城市守护者说道。“不仅在神秘层面上完美贴合着各项法则属性,哪怕在科技层面上也高效率利用了这些能量,每秒上千次堪比高周波刀的振动足以切开大多数物质——要不是遇到了我,恐怕其他人来这里都会在这种武器上吃个暗亏。”

    “……杀了我。”

    虽然铠甲崩碎但仍然没有展露出面容的城市守护者微微沉默了片刻,彷彿受到了什么羞辱似的,言语简洁语气坚决的向着楚轩辕说道,完全没有跟后者进行其他交流的意思。

    “……所以,我只是过来拿一个宝物的,就算损失了那个宝物你们也不会死,为什么要和我拚命?”

    看着那名城市守护者所摆出的那副‘你不杀了我那我就杀了你’的架势,楚轩辕微微眨了眨眼,摸索了一阵关掉开关之后便随手将那柄光剑揣在了怀里,感到颇为费解的向着那名城市守护者询问道。“难道你是害怕在答应我这个要求之后我会得寸进尺的去索要其他宝物吗?”

    如此说着,楚轩辕却是感到了些许恍然,自以为明白了那名城市守护者的顾虑——毕竟很多事件都证明了如果接受了自身底线被跨越这件事的话,那么距离第二次被跨越底线也就不远了,对方有这方面的担忧也不足为奇。

    “放心吧,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想到这里,楚轩辕却是向着那名城市守护者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自信满满的对后者打下了包票。“我只会要那个传说中记录着这个世界上所有魔法的世界级道具,除此之外的其他东西我都不感兴趣——对我来说,知识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

    然而儘管楚轩辕如此表态,那位城市守护者却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直接趁着前者不断bb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一把光剑,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向着对方发起了冲锋,几乎已经触碰到音障的速度令他转瞬间便出现在了楚轩辕面前,奋力将自己手中的光剑向着后者刺了过去。

    “——我已经说过、并且证明过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楚轩辕面不改色的注视着那名城市守护者的动作,哪怕对方已经冲到自己面前并且将手中的光剑刺向了自己也仍然脸不红心不跳,在光剑的剑尖距离自己眉心只有三寸的时候后发而先至的徒手抓住了这柄刺来的光剑,不论那名城市守护者如何用力都无法再将这柄光剑继续向前推进一寸。“我不想造成无谓的伤亡,能不打的战斗我一向都是会避过去的。”

    ——然后,原本被楚轩辕攥住的光剑剑尖陡然向前弹射伸长,深深地刺入了他的眉心当中。

    楚轩辕的讲述顿时随着眉心被光剑刺穿戛然而止,神色有些茫然的放开了自己攥着的光剑,摸了摸自己被刺穿的眉心,却只摸到了这柄光剑突然弹射出来的那截剑刃。

    那名城市守护者也感到十分茫然,下意识的将这柄插入楚轩辕的光剑拔了出来,有些发愣的跟手里拈着的剑尖突然被抽走的楚轩辕大眼瞪小眼——你这畜生,怎么连脑袋被刺穿了都不死的?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軟體,安卓手機需ogle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