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479-44730071/

第519章 母子俩
    “吴志新?”熊金发诧异道,“还真看不出来吴志新会做这种事?”

    “哎,”袁永峰叹了口气,“社会越来越物质了,气节已经成了很稀罕的东西。”

    “我不这么认为。社会是越来越物质了,但是气节还是很多人看中的东西。袁队您就非常看中。您浑身都充满了正义感。”

    “小熊啊,我为此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的。”

    “我知道。这就是我极为敬佩您的原因。袁队,既然问出了吴志新是内鬼,事情就好办了。我们去突审吴志新,徐俊东背后的人物就漏出来了。”熊金发道。

    “还不是时候。”袁永峰意味深长地道。

    “……是吗?”

    “我想看看,会不会还有大鱼露面。”

    “不错不错,放长线钓大鱼。”熊金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这事就你知我知。回头你立即嘱咐你那几个兄弟,让他们严守纪律。你现在随便编一个事将那两个人送去看守所。记得收缴他们的手机,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切断。”袁永峰吩咐道。

    “好叻。跟袁队办案启发就是大。”

    ……

    待熊金发开车走了,袁永峰将妇人和小男孩叫进地下室。

    “先申明一下,我不是审讯你们,你们别紧张,”袁永峰宽慰道,“叫你们进来是要跟你们说些事。”

    小男孩紧紧靠着他的母亲,眼睛则凝视着袁永峰,充满了敌意。

    妇人也是异常不安。

    “袁警官,我们并不是刻意窝藏徐俊东的,徐俊东是我老公,是孩子的爸爸,他回来,我不可能不接纳他。”妇人急切地说道。

    “我能理解,我能理解。所以请你放心,我不会追究你们的刑责的。肯定是那两个人这么吓唬你们对不?”袁永峰推测道。

    “他们说我们犯了窝藏罪,要带我们出去躲一躲。我们才跟他们出来的。”妇人听袁永峰说不追究她的刑责,对袁永峰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了。

    袁永峰点头,“现在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诓你了?”

    “是为了控制我们,以此胁迫徐俊东,对不?”妇人睁大了眼道。

    “你看问题看的很准。”袁永峰赞道,“为此你可以推想一下,你和你儿子如果都落在他们手里,徐俊东还能不听从他们的吗?”

    “他们是谁?”小男孩突然开口问话。

    “小朋友,”袁永峰和颜悦色道,“他们具体是谁大伯现在还不清楚,但他们是迫使你爸爸干坏事的人,知道吗?”

    小男孩似懂非懂。

    “所以,”袁永峰目光转向妇人,“为了尽早知道对方是谁,非常需要你们母子俩配合。”

    “袁警官,能告诉我徐俊东今晚到底犯了什么事吗?”妇人问道。

    “哦——你看我,”袁永峰拍了拍脑袋,“连这一点都忘了告诉你了。情况是这样的……”

    袁永峰将发生在1997KTV里的事情详细讲给妇人听。

    “如果你老公没有被蛊惑或者被威胁,他是绝不会做这么糊涂的事情的,”袁永峰继续分析道,“你老公的样子你也见了,这个容貌,他就是走在阳江中路上,也不一定有几个人认出他来,加上他备了一个新的身份,身份证也是有效身份证,身份证上连详细地址都有。那他到哪里都是洪大林。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你说,他有这个必要犯险吗?”

    妇人默默地点头。

    “所以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老公是中了人家的圈套,对方是想借你老公的手除掉曹正轩。你再想想,在你老公落入我们工安手里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就有人去找你和你儿子,试图通过控制你们来达到威胁你老公的目的,这是不是更证明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

    “我们落在他们手里,我老公就不敢漏他们,对不?”妇人问道。

    “你非常有见识,”袁永峰冲妇人竖大拇指,“可惜的是徐俊东没有你的睿智,他还蒙在鼓里。他固执地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堆。这我告诉你们母子俩,徐俊东贩-毒并不是死罪,可加上这次事件,如果不争取立功,该推的如果不推掉,死罪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妈——”小男孩叫道,“我不要爸爸死罪。爸爸死罪我就没有爸爸了。你要让爸爸听这个伯伯的话。”

    “儿子——”妇人蹲下身子将儿子搂紧了,“你爸爸的脾气你不清楚,他从不让我插手他的事情的。你说妈能让他听这个伯伯的话吗?”

    “妈妈——”小男孩哭开了。

    妇人也轻声啜泣起来。

    袁永峰抽出一支烟来,点燃香烟,看着母子俩哭泣。

    袁子阳呆在家里的这些天,袁永峰的烟量大增。对于烟民来说,抽烟是解愁的最好方式。

    只是此时袁永峰抽烟不是解愁,而是在放松自己。袁永峰是在等待,等待妇人开口求他。

    对此,袁永峰非常有信心。

    “袁队长,”妇女宣泄完了感情后,眼光看向袁永峰,“你有什么法子吗?如果徐俊东判死刑,我们母子就一点期待都没有了。”

    “法子不是没有,”袁永峰将烟头扔进烟灰缸,“前面我已说过,为了尽早知道对方是谁,非常需要你们的配合。”

    “伯伯,我愿意配合。”小男孩道。

    “是啊,我们母子都会配合你的。”妇人非常诚恳地道。

    “那好。那我们就来录一段录音。我希望通过你们的录音感化徐俊东,让他把一切都供述出来。特别是小男孩,你要好好表现哦。”袁永峰亲切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小男孩很用力地点头,“伯伯,我会很努力的。”

    ……

    刑侦审讯室在南楼一楼。因为是夜里,整栋楼静悄悄的。

    这时,在审讯室“陪”徐俊东的是跟随袁永峰办案的另一个警察。吴志新去了他的办公室。

    呆在办公室的吴志新焦躁不安。

    “怎么可能?这种时候怎么会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机呢?”吴志新近乎自言自语,“难道出了什么意外吗?妈的,这两个家伙,不会连这件事都做不好吧。”

    就在这时,吴志新的手机彩铃响了。

    校花的全能教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