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649-44736940/

第六百一十八章 动什么别动感情
    我捂着嘴巴,好半天才勉强止住了剧烈的咳嗽。

    他满脸通红的看着我,他平时脸挺白的,透着一种很阴森,营养不良的感觉,但这个时候他的脸完全就变成了两个熟透的番茄,估计他的尴尬已经达到了顶峰。

    我何尝不是呢,刚才听他说出来,我都差一点被呛死了,心里一阵莫大的窒息。

    “老兄你,你这是准备谈恋爱吗?还是已经在恋爱进行时了?”

    赵黑子抿了抿嘴唇,尴尬地说道,“其实之前我就想跟你说,但是又一直羞于开口,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对艾玲'珑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情,应该就是你们所谓的爱情吧!后来经过确认我真的是无法将她忘记,所以我就开始厚着脸皮的跟她接触,她昨天刚刚答应跟我一起去看电影,你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是否能够请个假?”

    我一拍桌面,“对呀,男人就是要这样,见到喜欢的女孩子就要勇敢去表白去追求,明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让我来处理,你尽管去看电影。”

    赵黑子感激又害羞的笑笑,“那真的谢谢了。”

    “什么谢谢不谢谢的,你也不需要跟我请这个假,这是你私人的时间啊,这段时间你为了酒店为了我,牺牲了很多个人的时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来弥补你。”

    我越说越激动,今天他能够主动勇敢的跟我说他感情的事情,说明他确实已经比之前勇敢了很多。

    但同时也令我特别的焦虑,一旦感情的这道关卡被打开了,那么日后就会有无数的麻烦来纠'缠着他,不,是他们。

    我让赵黑子去拿了一瓶红酒,我们面对面坐着,一边喝酒一边聊这件事。

    通过我一点点的盘问,他说现在艾玲'珑跟他应该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她愿意跟他聊天,最近艾玲'珑的情绪也不是很好,才刚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心里是一时半会难以平静的,赵黑子就花时间去陪她聊天。

    她应该也发现赵黑子是一个很细心也很善良的男人,对他的感觉也不错,但是至于那一步,赵黑子现在也还没有迈出去,他觉得还不到时机。

    我竖起大拇指夸奖他比我当时有出息多了,我之前明明对薛夏夏有感觉,可我还缩手缩脚,直到后来我才勇敢的向她表白,我确实小看赵黑子了,他比我想象的更有种。

    很快一瓶红酒就快见底了,也不知道是内心的羞涩还在持续着,还是因为酒精的关系,这个时候赵黑子的脸还是很红,就像天边的晚霞一样,一个男人羞涩起来也还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其实吧,我并不奢望能够跟她在一起,我只是跟她说了我心里的想法,讲真的如果她答应跟我在一起,我反而会特别有压力,因为我是驱魔人,我一旦跟任何一个人建立了关系,那么她就要受到我的连累,我不愿意这样,只要她过得幸福,这一生平安,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赵黑子这番话说出来,就像在我的心上泼了一瓶硫酸,我垂下头来沉默了。

    他跟我一样,我们都是特殊的角色,所以我们的另一半就要承受她们所不该有的各种压力甚至遭来厄运。

    可是我能够确定肯定的是,薛夏夏是能够跟我同甘共苦,一起面对任何困难,甚至说在老天非要我们其中一个人死去的时候,她是能够毫不犹豫地说她愿意用她的命来换我的那种女人。

    可是艾玲'珑我不确定,暂且她没有跟赵黑子有一个明确的关系,就算日后他们在一起了,在遇到危险和困难的时候,我不敢确定艾玲'珑也像薛夏夏一样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对方的生命。

    当然了,我只是这样来形容,我并不需要薛夏夏来为我献出生命,我单单是觉得艾玲'珑不会像薛夏夏一样坚定,如果邪恶势力给了她一些压力或者威胁的话,她会退缩和犹豫,甚至违背了原则。

    之前她跟刘子玉合作那件事,我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子确实不具备那些高尚的品德。

    虽然说用那样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她一个普通人,确实有些道德绑架的嫌疑,可是换而言之,她要跟一个驱魔人谈恋爱,生活在一起,那她就必须有这样的素质。

    至少吧,不会出卖对方。

    一想到“出卖”这两个,我的心里马上变得凉飕飕的,我不敢继续往下想。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这样的想法特别不着边际?人家怎么可能会看上我,我真的觉得自己其实也挺荒唐的。”赵黑子讪笑道,他端起杯子又用力喝了一大口。

    从一开始的坚定和兴奋,他现在的语气和态度已经变得有些犹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也意识到了驱魔人要拥有爱情,是一件非常艰难和奢侈的事情。

    我端起杯子用力跟他碰了一下,摇摇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你也不例外,如果她真的是爱你的那个人,值得你去付出,那么她不会考虑这些的,就比如说我和薛夏夏一样。”

    “可是薛夏夏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而且你又那么优秀,你们在一起也真的算是天作之合,而我真的跟艾玲'珑的差距太大了。”说到这里,他脸上浮现出了沮丧的神情,目光也黯淡了许多。

    我拍了拍他的后背,“别这样想,既然你敢于主动迈出第1步约她看电影,那么以后你就要继续勇敢地迈出第2步第3步,人这一生特别的短暂,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我们做了些什么,而不是所谓的结果,加'油去做,我看好你,我一直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说完我还做了一个很狗血的加'油手势,赵黑子被逗得有些哭笑不得的。

    隔了两天,录音的辨认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这个时候罗飞突然打来电话,说是让我过去见见那两个高师,或许通过我亲自跟他们交谈会有一些进展。

    我愣了一下,“你怎么想到那两个高师了?之前我也让你帮忙安排让他们辨认了,不是说他们没有什么记忆吗?”

    我心跳的有些厉害,确实对于那两个高师,我是并没有抱着什么希望的,但好像罗非这样一说,我又觉得线索就近在眼前。

    “那两个高师被关在监狱里,这段时间可以说对于他们心理承受的打击也是非常大的,他可能会对于之前的一些记忆有了选择性的遗忘,之前我负责的一个案子,凶手就是在入狱之后心里特别的内疚和痛苦,就把他杀害自己邻居的那一部分给忘掉了,他以为那样可以脱罪,但其实并没有。”

    罗飞这样一说,我立刻眼前一亮。

    他又说了一个案例,一个小女孩因为受了同学的教唆,跟同学一起去偷东西,结果被抓到了,商场的保安把他们送到了派出所,派出所考虑到他们年纪还小,只是对他们进行了批评教育,让他们赔偿了损失之后就把他们释放了。

    可是过了很多年,对于这段记忆,这个女孩子就选择遗忘,甚至谈起那个同学,那个商场,她都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过那样一个同学,也不承认自己的家乡有那样一个商场。

    这个案例是罗飞从一个学犯罪心理学的教授那边听到的,所以他觉得那两个高师,对于之前在连神教的那段回忆也是非常的抵触,觉得是自己不堪回首的黑历史,所以再让他们去辨认相关的人物录音,他们自然是不愿意再回忆。

    所以罗非让我过去跟他们认真的谈一谈,毕竟这个案子当时是我一手破获的,我能够直击他们的心灵。

    而对于之所以罗飞觉得这两个高师能够打开突破口,除了有第1个原因,就是在所有配合辨认的人当中,只有他们两个矢口否认,而且并没有认真的听就直接表示自己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态度就很可疑。

    第2个原因就是,那个钟镇民本身就文化程度不高,而且是小地方生长的人,之后他到很多地区混迹,他就很容易混合了很多地方的口音,因此拥有那个特殊的发音习惯,在所有嫌疑人当中,他是非常可疑的一个。

    听他这样一说,我心里豁然开朗,“对了罗队长,你还提醒了我一件事,那就是钟镇民当时只是肉体被我灭掉,可是他的灵魂成功逃脱了,但是他跟那张兰心灯同归于尽,保全了他的灵魂,他确实很可能再借用其他的皮囊继续存在着,他并没有完成他的夙愿。”

    “是的,你这样再思考一下,你心里的思路就更加清晰了,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准备一下,尽快过去一趟吧,当面跟他们谈,应该能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想了想,便跟罗飞约定好后天早上我就过去,到时候他会安排那边的警'察配合我。

    确定好之后我心里特别兴奋和激动,但同时又很担忧,在那个结果出来之后,薛夏夏的一切都将会被改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