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969-44730173/

第一百七十七章叫夫君
    我眼看着他要发怒,连忙给冥北霖夹了一块肉。

    “尝尝这个吧,这肉炒的嫩些,你凑合着吃吧。”我看着冥北霖,含笑说道。

    冥北霖凝眉,盯着肉看了一会儿。

    “吃!”宏图指着肉块,含糊的对冥北霖说道。

    冥北霖迟疑了片刻,我突然想到,冥北霖平时极少吃东西,就算吃,也没有吃过一块肉,莫不是,同殿下一样,吃素么?

    “神君,你也吃素么?”我好奇的问冥北霖。

    “还有谁吃素?”他反问道。

    “殿下他?”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只是说完之后,我便立即住了嘴,因为,我隔着面皮都能隐约看到,冥北霖的面色已经微微有些发青。

    他的嘴角颤了颤,伸手就将宏图面前的那一整碟肉拿到了自己的面前来。

    紧接着,大口大口的朝着自己嘴里塞着肉块。

    “我同那病秧子不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都无碍!”冥北霖这模样,一看便是在刻意同我闹脾气。

    “公子,我只是想起,太?他吃素仅此而已。”我在古村长的面前,自是不能提“太子殿下”。

    “哦?他的事儿,你便记的如此清楚?你心里有他!”冥北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丝毫不避讳。

    “公子,我没有!”我真是百口莫辩。

    “为何还叫公子?你我,很快就要成婚了。”冥北霖的剑眉高高扬起。

    “别闹了,一会儿再说,大家都吃饭呢。”我这语气,已是在“讨饶”。

    古村长他们父子,望着我们,他们听的是云里雾里。

    浮游也一脸好奇,媚儿则是瞪圆了眼睛,盯着我。

    “凌儿吃好了,我先抱他去休息,古村长可否安排一间屋子?”我不想同冥北霖就此事,再多说什么,惹不起,只能躲了。

    “好,占喜带这位夫人去吧。”古村长示意古占喜带着我,去里屋歇息。

    这大厅后,就是里屋,这里有好几间房,古占喜带着我进了一间屋里,冥北霖也“鬼使神差”的跟了进来。

    “你出去。”冥北霖见那古占喜同我说话,立刻开口对他命令道。

    其实,古占喜只是告诉我,若是觉得被褥薄了,便告诉他,他帮忙换厚实的来。

    “嗯。”古占喜冲着冥北霖俯了俯身,便乖乖的出了屋子。

    冥北霖在古占喜出去之后,立刻就将屋门给拴上了。

    “神君,我们之间,今后不提太子殿下,好么?”我见他朝着我走来,赶忙开口说道。

    冥北霖直接撕下面皮,朝着一旁的圆桌上丢去,紧接着便直勾勾的盯着我。

    “谁提了?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又提了他?”冥北霖的嘴唇颤了颤,这脸上的神情,居然有些许委屈。

    我张了张嘴,方才确实是我自己提了。

    “楚夕颜,天地为鉴,本神君为了你,可拜天地,简单行礼之后,到了莫溪村,再补办一场酒宴,你觉得可好?”冥北霖说话间,已经立在了我的面前。

    “啪啪啪,啪啪啪!”我怀中的玄凌,居然拍起了手来。

    他这些日子,不仅仅腿脚越来越利索了,还学会了拍手。

    “你看,凌儿都答应了。”冥北霖目光灼灼的盯着我。

    “拜天地?”我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心中很是慌乱,不知如何回应。

    “怎么?你还是不愿意?你就是把心,给了那病秧子!所以,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借口!”冥北霖的脸颊居然微微泛红,并且,额上冒出了许多汗水。

    他的身体,向来是发寒的,怎么会无端端的冒这么多汗?

    “神君?你?”我赶忙将玄凌放到了床榻上。

    这才刚一俯身放下玄凌,冥北霖就立刻一把拥住了我的腰。

    我则是抬起手,替他擦拭汗水。

    “神君,你怎么无端端,冒出这么多汗,你?”我有些焦急,想替他把脉。

    但是,他的手却紧紧的揽住我的腰际,就是不肯松开。

    “神君!”我凝着柳眉望着他。

    “叫我,夫君!”冥北霖凝视着我,那双异瞳,变得有些迷离。

    “你,你,你似乎有些不正常?”我不敢看他的眼眸,原本他发寒的身体,居然变得有些温度?

    “楚夕颜,你究竟要本神君怎样?本神君从未这般求过人。”他低垂着脸,目光焦灼而复杂。

    我提醒自己,不能看他的脸,这张脸,这双眸子,便是无论犯了多大的错,你看上一眼,便会火气全消,剩下的就只有心疼,和爱意。

    他在我的心中,可称的上真真正正的“妖孽”,仅凭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可完全掌控我的心。

    “现在就拜堂,现在就洞房!”他急躁的说着,紧紧拽着我的手腕,就朝着床边走。

    “神君,神君,你冷静些。”我用尽全部的力气,推开了他的手,冥北霖现在的举动,确实极为怪异。

    “神君,你喝杯水。”我退到了圆桌边上,给冥北霖倒了一杯水“乖,喝了再谈拜堂的事儿?”

    “真的?”他那白皙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

    “嗯,真的。”我立刻点头。

    冥北霖见我点头,这才抬起手,一把将我手中的杯盏接了过去,仰头一饮而尽。

    喝过茶水,他脸上的红晕稍稍退了些许,不过目光却依旧是迷离的。

    “莫不是吃了肉的缘故?”我仔细的回想,冥北霖今日,与往常唯一的不同,那就是吃了一大碗平时几乎不碰的肉块。

    可是,吃肉块就会变得如此焦灼,火热么?

    “神君,你再喝一杯。”我连忙再给他倒了一杯水。

    他却直接跃过了木桌,落在了的的身侧,双手紧紧捧住了我的脸颊,深邃动人的眼眸,凝望着我。

    “神?”我的心“砰砰砰”的跳动着。

    他俯身,在我的耳畔低语道“叫夫君!”

    “我,我,叫不出口。”光是想想,这个词,我就已经羞的,面红耳赤了。

    “叫啊?”他的手,轻轻捏住我的下巴,让我抬起脸来,看着他。

    我望向他,他平日里,脸色苍白,今日添了一抹淡淡的红,倒是添了一分娇憨。

    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凑上前去的冲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