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358-43686334/

259、藏匿起来的人(二更)
    那莫先生被下了蛊,这蛊有个名头,名为实言蛊。姚婴则是称它为实话实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因为那蛊,他也说了好多好多的废话,拦不住的那一种,就像是魔怔了一样,即便把他的嘴塞上,也拦不住他说话。

    护卫被强迫的听着莫先生唠叨了许久,在他此时的世界里,就没有什么是该说的和不该说的。

    天快亮了,姚婴也坚持不住,环抱着齐雍的腰,靠在他身上,眼睛也闭上了。

    她倒也不是一定要在人这么多的时候抱着他,黏黏糊糊,是因为她担心他依旧焦躁,控制不住自己继而去和孟乘枫自相残杀。

    她这样抱着他,最起码能确定他在她的控制范围内,但凡他想做点儿什么,只要一离开她,她就能知道。

    黑夜褪去,白天再次来临,正好就着昨夜的火堆,护卫将队伍里的食物拿了过来,简单的加热,今日的早饭也就解决了。

    姚婴醒来时太阳都出来了,她睡得不是很好,有点儿昏昏沉沉,所以醒来时头也有点儿痛。

    食物的香味儿飘在鼻端,她也没什么食欲。

    坐在那儿,盯着仍旧在燃烧的火堆,“莫先生怎么样了?差不多的话,便解决了吧。”他是巫人,不能留着。

    “他说了一堆话,有的没的。不过,其中却是有很重要的信息,想知道么?”齐雍就在她旁边,自从她从他身上爬起来,他就盯着她看,不知是不是因为一直倾斜着,这会儿小脸儿瞅着像个馒头似得。

    “说什么了?”莫先生会止不住的叨叨,也在她预料之中。问他特定的问题,他就会如实回答。如果不问,他就会自己毫无头绪的说,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他们曾去找那些灵童,其实九个都找到了。但是,有两个人逃走了,藏匿了起来。”那在献祭时死了的五个就是被这样找寻到的。孟梓易死于齐雍剑下,孟乘枫是自己送上门的。

    而那没找到的两个,是藏起来了。他们在做抗争,而且宁愿死在外头,也不要去塞外。

    这就属于精神力极强了,毕竟姚婴见到过孟乘枫抗争的模样,很不容易。

    而那两个藏起来的人,就真的藏得严严实实的,没有再被巫人寻到。

    “原来是藏起来了,也难怪我们寻找也如此艰难。不过,总是能知道他们之前生活在哪儿。”微微蹙眉,思及此,姚婴也不由几分犯难。那些巫人去寻找他们时,必然是下了足够的人力物力,但都没有找到。

    “之前那两个人都在汝关郡。最初,他们应当是不相识的,但也不知怎的便认识了,并且一同消失不见。”齐雍说道。他们和孟乘枫一样,只不过却不似他有那么大的力量,有留荷坞做后盾,还和长碧楼有来往。所以,他们能想到的就是把自己藏起来,让他们找不到。

    “相携藏匿,其实也是聪明的。可是大越这么大,他们到底藏在哪儿了呢?”要找寻的话,不知得从何处下手。

    “汝关郡太大了,山林奇多。我们当初就在汝关郡那里发现了巫人的旧城废墟,那里的地势你也见识过。他们想藏匿,或许还是会选择汝关郡,毕竟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齐雍稍稍思虑,沉声道。

    “既然如此,我们也别在这里东边浪费时间了,赶紧去汝关郡。”即便是把地皮翻覆过来,也得调查清楚。

    “好,我们这便前往汝关郡。分散在大江南北的人,也都会调往汝关郡。”齐雍微微颌首,他已经都交代下去了。

    有了目标和目的地,心情似乎也受了影响,变得更焦急了。

    那个莫先生,最后交给了护卫去解决,姚婴也根本没有再管。

    离开这个山头,回到昨天下车的地方,车马什么的护卫已经回来重新整顿过了。马儿吃过草料,也休息好了,看起来倒是精神抖擞的。

    各自上了马车,开始启程,朝着汝关郡而去。

    汝关郡在西北方,之前亦是去过,也途经多次。

    那个地方山特别多,土地却是不太适合耕种,所以总体来看,就显得有那么点儿穷。

    分散在大江南北的长碧楼人员接到了通知,也立即全部前往汝关郡。

    数天的时间,便进入了汝关郡的境内,这几天在路上,姚婴每晚缠住齐雍,不让他和孟乘枫看到对方。

    这一招真的很好使,只要缠住他,说一些让人作呕的话,他就特别乖。

    那拱起来的火也消散了,好似自己都忘记了这件事,能一直平静到天明。

    可以说,这几天来,姚婴把所有已知的恶心话都说完了,每次说的时候,她都满身鸡皮疙瘩。

    不过,实在好用,也就屡试不爽了。

    进入了汝关郡,直接便朝着束城而去,这束城在汝关郡来说算是比较大的了,但这城里较为富庶的人家不多。

    有钱的除了城中的官员,再就是商贾了。不止做生意,还有许多的田产。

    而他们要找的其中一个灵童,就出身于这商贾之家,如此有钱,吃喝不愁。

    只不过,从生下来开始便带着疾病,数次的命悬一线,若不是家中有钱,说不定早就没命了。

    这家姓关,关老爷就是个生意人,精明而市侩。家中妻妾四五房,儿女更是很多。

    而那位灵童,是正室所生,是长子。

    就是这长子从生下来就体弱有病,所以一直都在休养之中,家中的生意,这位长子也没有过多的插手。

    而如今,那位长子已不在束城,只要稍稍一打听,城里的人都知道这事儿。甚至还有传言,说那长子死在了外头,毕竟一直体弱多病。

    抵达束城,齐雍便直接调派队伍前往官府,原本这地儿山高皇帝远,城守的日子简直就是说不上的舒坦。

    忽然之间,大批的人马包围了城府,城府中的官兵人数都不够。持着兵器,那些官兵哆哆嗦嗦的从城府里冲出来,和这忽然之间包围了城府的不明人对峙,胆量不够,硬着头皮来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