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22-42931061/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七大限
    吞天灭地七大限乃是上古之时便已经存在的强大刀法,甚至传说修炼这种刀法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当然这在楚休看来纯属扯蛋,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修炼这种刀法的肯定没有易与之辈,半路被杀什么的,简直太正常了。

    昔日楚休从小凡天内得到的七大限乃是破海,属于七大限当中比较靠前的一式。

    而此时这铁片当中所记载七大限,竟然是七大限当中最强的两式,吞天和灭地中的灭地

    破海因为威能的问题,并且其属性跟破字决刀意还有飘渺斩太像了,所以已经被楚休弃之不用了,而这灭地的威能却是要远超破海,效果也不光光是刀势锋锐那般简单。

    楚休仔细的看了一下那铁片当中的记载。

    其实这铁片并非是七大限的载体,而是皇天阁的一位前辈在某处秘境当中意外发现之后,所撰写到这铁片上面的。

    虽然那上面并没有写明,不过很显然,那位前辈在当时应该是在一个极其危险的状态,要不然的话,他早就直接将原版的七大限给拿走了,而不是抄录一份。

    最后那上面还写了,想要修炼此门刀法的武者,需要谨而慎之,昔日他们抢夺这门刀法的人,都已经死于非命。

    楚休撇了撇嘴,夺宝时那种情况,大家互相厮杀争夺,死了才是最正常的。

    而且楚休也不禁感叹,皇天阁还当真是财大气粗。

    七大限这种级别的刀法放在哪里都算是至宝,当然放在皇天阁也是算的,要不然皇天阁也不会将其这么珍重的放在藏经阁内。

    但是这么多年来,选择修炼七大限的人却是并没有多少。

    一个是因为七大限的传说流传已久,还有当初抄录这七大限的前辈发出警告。

    还有就是,没有必要修炼。

    皇天阁发展了这么长时间,无论是自家的功法,还是从其他人手中夺来的功法,可以说能够给弟子所修炼的功法几乎是不计其数,选择太多了。

    七大限虽然强,但因为其传说,还有那位前辈的警告,都让这门功法蒙上了一层阴影,其他想要修炼这门功法的武者,可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为了一门可以代替的功法冒这么大的风险,当真值得吗对于很多人来说,应该是不值得的。

    所以纵然七大限的灭地在皇天阁放了上万年,但却并没有几人来修炼。

    他们有顾虑,楚休却是没有。

    而且他之前也修炼过了破海,相当于已经把七大限给入门了,此时再修炼这灭地,无疑进境会更快的。

    将灭地都记在脑中后,楚休又翻看了一遍藏经阁,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便直接离去了。

    出去之后,立刻便有皇天阁的弟子禀告给了陆三金。

    陆三金拉着楚休道“正好你也出关了,老阁主还想要见见你呢。”

    楚休挑了挑眉毛,怎么谁都要见自己不会老阁主也想要打自己那师父的主意吧

    不过楚休感觉不像,相比与李无相,老阁主无疑要清醒许多。

    这次见到老阁主之后,楚休唯一的感觉就是老阁主,比上一次可老多了。

    不是外貌上的衰老,而是气息上的衰老,如同落日垂暮。

    看到楚休来了,老阁主第一句话便是“无相他最近压力太大了,所以有些急于求成,你不要见怪。

    古尊的规矩我是知道的,能不出山,便尽量不出山吧。”

    楚休点点头道“多谢老阁主体谅,若是能够帮助到皇天阁,其实我也是想要尽量出手相帮的。”

    老阁主叹息着摇摇头道“都说皇天阁大厦将倾,不过我是不信的。

    这么多年来,皇天阁出现了多少次劫难都没有倒下,这一次,我相信皇天阁也不会因此倒下。

    楚休,你在南蛮之地干的很不错,苍梧郡已经彻地稳固了,皇天阁总部这边,也能多出一些心力来管其他的事情。

    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听说寒江城招揽了你,你为何没答应呢你应该能看出来,现在我皇天阁跟寒江城比,的确是有些日薄西山了。”

    楚休当然不能说他是想要在南蛮那地方占山为王。

    沉吟了一下,楚休道“我这一脉道佛魔三修,所以我是相信因果的。

    我从帝罗山脉内出来之后,来到的便是皇天阁所属的方林郡,之后一路遇到陆兄,帮助皇天阁演武等等,自身的因果都已经跟皇天阁纠缠在一起了。

    既然这是因果,那便无法拒绝。

    红尘历练,历练的便是一颗道心。

    寒江城许诺那些权势富贵我不在乎,既然如此,加入寒江城还有可能违背我的本心,我又为何要去做”

    听完了楚休所说,老阁主好像很满意一般的点点头道“整个皇天阁青年一代当中,能够拿得出手的,便只有你跟三金了。

    昔日有着孟星河帮助叶唯空建立寒江城,你楚休,并不比孟星河要差。

    我也不期望着你能够帮三金走到这一步,只希望,你能够帮他守住皇天阁便足够了。

    行了,老头子我嗦了这么多,你们都应该烦了,都下去吧。”

    等到离开之后,陆三金这才长叹一声道“整个皇天阁内,其实老阁主才是最忧心的那个。

    要不然以老阁主的年龄,现在完全可以退休,不再管任何宗门事务了,结果皇天阁一旦出了什么大事,却仍旧要老阁主出面解决。”

    说这话的时候,陆三金对于李无相也是有一些怨言的。

    这些年若不是李无相无法撑起整个皇天阁,现在皇天阁也不会沦落成这幅模样。

    楚休只得安慰道“放心,皇天阁起码传承了上万年,没那么容易垮掉的。”

    寒暄了几句之后,楚休便带着陆江河等人离去。

    一路上,陆江河啧啧叹道“那个叫陆三金的小子倒是不错,有眼力,会做人。

    但是这皇天阁,我看是撑不了多久了。

    等到这皇天阁彻地垮掉之后,你也该做一些准备了,比如苍梧郡自立之类的。”

    “哦你怎么能肯定皇天阁会这快垮掉”

    陆江河不屑的撇撇嘴道“本座什么没见过其实一个宗门强大或者是衰落,固然跟宗门现在的实力有关,但跟一个宗门的心气儿也有关,而且还很重要。”

    说到这里时,陆江河的眼神中饱含深意道“皇天阁的人心散了,大家都想着自扫门前雪,这样的宗门能够走到最后,那才叫奇怪呢,看吧,现在只要有一个契机,说不定皇天阁便要面临大变。”

    楚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虽然陆江河在大部分的时候做事都不怎么靠谱,但有他也的确有说这个的资格。

    身为昔日血魔堂的堂主,陆江河所见过的,甚至是亲手所斩杀的大派高手,一宗掌门不计其数,这些事情他就算是没经历过,也是见过的。

    当然这些跟楚休的关系不大,整个苍梧郡都已经被他给经营的犹如铁桶一般了。

    徐逢山等人的权利逐渐被架空,同时整个苍梧郡所有关键的位置,也都是转移到了楚休手下那些心腹的手中。

    最重要的是,就连南蛮之地,都已经被楚休掌控在手中了,所以皇天阁在与不在,对楚休的影响并不算大。

    皇天阁在,他可以扯着皇天阁的虎皮来做大旗,毕竟皇天阁乃是大罗天最老牌的顶尖大宗门,打着皇天阁的名头行事,要比自己建立一个宗门,省事许多。

    皇天阁若是不在,楚休便直接划地为王,暂时也不会出事。

    哪怕是他得罪了寒江城,而寒江城也会因为顾忌他身后那位古尊而暂时不会动他的。

    回到南蛮之地后,楚休等人又进入了闭关当中。

    特别是楚休,他在皇天阁内所看到的那些东西都需要消化一下了。

    关于战斗上的经验楚休不缺,他缺的只是关于武道境界和修行上的经验。

    那些手记的记录者可全部都是历代皇天阁出身的武仙强者,这种境界楚休暂时还没有摸到边呢,所以他所留下的东西纵然很有价值,但却也难免会比较玄奥,足够楚休修炼一段时间了。

    还有七大限中的灭地,这式刀法楚休也要在这次闭关当中将其掌握。

    虽然楚休之前学了破海,有了一些基础,不过灭地跟破海的威能却是截然不同,刀法的意境也是不一样,还是需要从头开始掌握的。

    就这样,楚休这次闭关足足闭了四个多月,本来他还想要再次尝试着冲击一下天地通玄境界,把领域给凝聚成功呢,谁承想这时候,徐逢山却是把他的闭关密室的大门给敲开了。

    打开门,楚休皱眉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之前楚休已经吩咐过了,他这次的闭关很重要,如果没有着急的事情,那就不要来打扰他。

    徐逢山最好不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来烦他。

    此时徐逢山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悲痛,也有不敢置信,还有那么一丝的不知所措。

    看到楚休,徐逢山顿了顿,这才道“大人,皇天阁总部传来消息,老阁主去世了,所有郡守都要回皇天阁参加葬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