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8989-45358029/

第311章:你哭什么?
    车子到了白家大宅。

    白家这些年在香城的经济地位,也是举足轻重,所以白宗立和太太的结婚周年庆自然是有不少的人前来这里。

    门口的地方已经密密麻麻的停放着不少的车辆,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车子停下来之后,司机帮着林楚眠将司徒杨推下车。

    虽然说,司徒杨是坐在轮椅上,但是他穿着一身笔挺西装,本身那张脸就十分的丰神俊朗,自然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而林楚眠穿着黑色的裙子,正好跟司徒杨身上的衣服搭配的相得益彰,那裙子将她的窈窕的身材勾勒的很好。

    很多人自然也是发现了司徒杨。

    之前因为司徒杨的绯闻,加上司徒杨的车祸,让大家都有所耳闻,司徒杨是残疾,不能再站起来。

    大家都以为是谣言。

    没想到,司徒杨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竟然是真的坐在轮椅上,而林楚眠则是推着他在往里面走。

    其余人见到司徒杨的时候,也都是上去友好的打招呼。

    司徒杨虽然是坐在轮椅上,但是,相比较之前,他似乎已经能够接受自己的双腿不能站起来的事实,现在在慢慢的变好,开始好转起来。

    这样的话,那自己要是以后离开,也会放心很多了。

    那些人过来之后,跟司徒杨打招呼,一起谈论公司的生意事情,对这些,林楚眠是不太懂,也不感兴趣便跟司徒杨说,“我去旁边休息,你跟他们聊吧。”

    “好。”

    林楚眠自己去挑选了一些食物,拿了一些喝的找了沙发坐下来,拿出手机便打开游戏开始玩儿。

    几局游戏打完,觉得自己的肚子里有些难受,她摸着自己的肚子,估摸着吃错了东西所以才难受的,所以她站起来准备去找卫生间。

    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又觉得里面实在是很闷,去了之后也是不认识的人。

    林楚眠扭头看了看一侧似乎是走廊,她朝着走廊走过去,打算出去透透气。

    走廊连着的地方是花园,林楚眠刚刚推开门就看到后花园里一片的花团锦簇,被工人打理的整齐的花,长的很是繁盛,一些爬藤植物爬的到处都是。

    林楚眠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去就听到一阵轻柔的女声在叫。

    “景阳……”

    一声熟悉的女音听得林楚眠的心尖顿时便是一颤。

    因为这个女声实在是太熟悉了。

    林楚眠一下子就能分辨出这个声音是谁。

    白雅纪啊。

    而这个景阳是谁……是楚景阳。能够让白雅纪软成了这样的男人,除了楚景阳之外,还能够有谁?

    林楚眠想要转身离开的,但是脚步却是定定的立在那里,只看到今天的白雅纪是穿着一身D家的裙子,白色的裙子上面绣着一些粉色的花朵,她的皮肤本身就很白,只是将头发披在脑海,娇弱美好的跟一朵小百花似的。

    任由谁看到了都会心里面生出来一种叫做怜惜的东西。

    她一个女人看着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更何况是男人呢?

    白雅纪趴在楚景阳的怀中,林楚眠还以为楚景阳会立即将白雅纪推开,但是,没有。

    楚景阳站在原地,双手臂是掐住了白雅纪的手臂,两个人很是亲密的站在一起。

    毕竟这是白家的后花园。

    自古以来,后花园都是个很是暧昧又浪漫的地方,很多男女都是在后花园里一见钟情,之后便是你侬我侬,便是既定终生了。

    楚景阳前脚在哄着自己,后脚却是跟着其他女人在一起亲亲我我。

    想到楚景阳这个贱人,林楚眠握紧拳头,转过头便离开了。

    ……

    白雅纪也是看到了花园里面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之后,才故意的在楚景阳的面前摔了一下,然后这个人都扑到了楚景阳的怀中,故意的抓住了楚景阳的衣服,整个人便是很亲密的跟他站在了一起。

    楚景阳是往后退了一步,但是,白雅纪却是牢牢地抓住了自己的手。

    她仰头眼泪汪汪的看自己,“景阳……”

    随后她眼红着看着自己的脚踝,“我的脚好疼……”

    楚景阳低头看了一眼她脚上穿的那双高跟鞋,高高的鞋跟,虽然将腿部的线条拉的很漂亮,但是,穿着这样高的鞋跟,到底是很不方便。

    “你送我回去好不好?”白雅纪眼巴巴的看他,哀求着。

    楚景阳总不能见死不救,伸出一只手,让白雅纪扶着。

    白雅纪还以为楚景阳会抱着自己,但是没想到楚景阳只是淡漠的给了自己一只手。

    好吧。

    只要这样也行。

    白雅纪一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拖着脚踝处都在刺疼的脚往前面走。

    本身只是几分钟的路程,她走了十多分钟,浑身都疼出汗水来。

    进了卧室之后,白雅纪便是坐在了窗前的沙发上面。

    楚景阳见到她的脚踝已经肿的很高了。

    他压低嗓音说,“我让人给你叫医生。”

    等到他折回来的时候,白雅纪抬手勾了勾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说,“景阳,真是麻烦你了。”

    “既然鞋子不合适,以后就别穿这样高的鞋子。”楚景阳意有所指的说,“鞋子穿在脚上合适不合适,只有自己才知道,不要穿自己都不合脚的鞋子,这样,自己的脚不舒服,会难受,你说呢?”

    白雅纪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因为她知道楚景阳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刚她也是看到楚景阳出来接电话,所以故意跟过来找他,想要跟他说话。不过正好的看到了林楚眠过来,白雅纪就故意的跌入她怀中,但是没想到自己真的会扭到脚。

    白雅纪也是疼的皱眉。

    “景阳……”白雅纪说话的时候声音娇滴滴的,“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楚景阳双手负在身后,高大的身子立在白雅纪的面前。

    他的话应该很明白。

    不过,白雅纪似乎喜欢装傻,喜欢装作自己不懂得样子,这倒是让楚景阳有些为难。

    “我觉得白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是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是才对。”楚景阳也不想浪费时间,便将话说的很是明朗,“不知道千千到底是跟你说了什么,或者说白家到底有什么计划,不过,我都对白小姐不感兴趣,所以,以后还希望白小姐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你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我的心情了。”

    “……”这话无疑是狠狠地打了白雅纪的脸,她不甘心的仰头看着他,“我到底是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你跟我说,可以改。”

    改?

    幼稚。

    楚景阳摆摆手,“喜欢一个人可不是希望一个人去改变,即便是喜欢一个人,那也应该一直都保持自己应该有的样貌才对,自己永远是自己,不应该去为了谁改变的。我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没有什么道理。”

    “……”说完之后,楚景阳便转身要离开。

    走到门口的地方。

    门突然间被推开。

    一个穿着十分华贵的女人走进来。

    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衬衫的中年男人,他的手里提着药箱,应该是医生。

    前面的人是白雅纪的母亲。

    楚景阳只是淡漠的点点头,便出去了。

    白雅纪此时此刻还沉浸在刚刚楚景阳说的那些话里面,一张脸上满是泪痕。

    医生过来先是给白雅纪处理伤口,白雅纪的伤很疼,但是心更加疼。

    医生给她看了看脚踝之后,用药水给她揉了揉,白雅纪哭的更加厉害,眼泪将脸上精心描绘的妆容都给冲散了。

    明明已经下手很轻,但是白雅纪还是哭的不行,医生也是大汗淋漓,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之后,他拿了毛巾擦拭着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擦拭着,一边同白雅纪说,“白小姐是扭到了脚踝,我已经替你揉了揉,没有什么大碍,没有伤到骨头,不过不能再穿高跟鞋了,这段时间最好是不要乱跑。”

    他留下来一些药物,让佣人记得给她用药。

    之后便是提着药箱出去了。

    白雅纪的脸上依然是眼泪涟涟,根本停不下来似的。

    周雪丽这会儿本身心情就很烦躁,看到白雅纪一张脸都是眼泪,更是心烦的很,坐下来之后狠狠地拍着沙发。

    “你哭什么哭?”周雪丽怒吼着,“今天是我跟你爸爸的结婚周年庆,你哭哭啼啼的像是什么?”

    白雅纪抬手将眼泪抹掉,但是脸上的妆已经花掉,此时此刻一双眼睛也是红红的,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她哽着喉头不说话,好久之后才缓了过来,一双眼睛瞧着周雪丽。

    周雪丽身上的衣服是专门定做的,脖子里也是戴着昂贵的项链,今天早上她很早就开始准备收拾自己,今天应该是她光芒四射的一天。

    白雅纪压低声音问,“爸爸呢?你们现在不应该在下面招呼宾客吗?”

    说道白宗立,周雪丽脸上的血色顿时都在渐渐地消失。

    她精心做好的指甲深深地掐入进手掌心内。

    周雪丽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瓣,唇色都被自己咬的发白,睁开眼睛的时候周雪丽狠狠地抓着沙发上的东西扔出去。

    “啊——”

    一向周雪丽都是很得体的一个人。

    一直都保持着自己的优雅。

    一点狼狈也看不到。

    此时此刻,周雪丽却是跟疯了似的,这让白雅纪的心里都是咯噔一跳。

    “妈,你这是怎么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