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317-44730192/

第791章 祁老师的语言艺术课
    那边凌央满手的血,包扎着后腰差点掉出块肉来的伤口,这一头祁成倒是也没歇着,他满手都是土灰。

    首先,他必须要承认一下,自己在永昼思域里的稳定性,居然不如常年时晴时雨的凌队长,惭愧惭愧。

    看来在现实世界里的冷静谨慎,于此处并不适用,也不被采纳。

    祁成拍了拍手上的灰,开始审视自己刚刚完工的作品。

    虽然凌央一直调侃自己是死缠着辻栢杄不放,才得以捆绑着进特殊小队编制的,但其实八六一里唯一一个入队时资质不够的人,是祁成。

    他才是那个走后门的家伙。

    以前不知道缘由,现在想来,董朝实在是用心良苦。这大叔或许早就猜中了萧家旁支会打祁成的主意,会看上他这一身仅次于萧络的能量。

    “啊,不能辜负人家啊,要活着出去,出去活着。”祁成喃喃自语。

    经验告诉他,尽管是他主动离队的,但原地等着队友来找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祁成的战斗素养并不适合独自在有危险的树林里穿行。

    在自身实力很菜的情况下,不给大家制造状况也是一种贡献。

    他估计刚才那样的境地,蒋迫应该会先带着大家转移到一个更有利的位置,但离开之前应该会单独派出一个队友来搜寻祁成,这个人大概是辻栢杄。

    辻栢杄虽然冷漠,但经常在任务做完了之后,于丛林里搜寻掉队的基地同僚,因此救了不少人的小命,是个很靠谱的搜寻者。

    祁成乖乖原地待命,等着队长来捞,但也不能光等着不设防,于是乎他就地做起了陷阱。

    这东西同样是在北郊丛林应援的时候摸索出来的,他们这种特殊小队并不需要跟着正规队伍行动,执行完特殊任务之后,时间是自由的,是走是留基地并没有硬性规定。

    八六一一般都不会直接用结界回基地,反而是留在原位照看大家先走,再一边检查有没有被漏下的同僚或异兽,一边慢条斯理地用双脚走回希凉城。

    所以,一路上就衍生出了不少返程节目。

    “啧,为什么我想那么多”祁成惊觉自己展开了思维,居然回忆起了北郊基地的事情,而且更意外的是,他居然,自!言!自!语!

    暗骂一句,他蹲下去稍微修改了一下自己弄出来的陷阱,这个地方还有些不平衡,得多加些沙子才更妥当。

    还好他带了把长刀,这基地的刀虽然是量产的,可因为要对付的是皮糙肉厚又大型的异兽,所以这些长刀质量都还不错,锋利而且有一定韧性。用来砍树确实浪费了点,但这也是没办法,祁成需要不少小腿粗细的树干来维持陷阱的框架。

    以往弄这些,他们都是弄完就走,等下次路过的时候再看看抓到了什么,但这一次祁成大概能亲眼见证一下陷阱的运作。

    刚好,还真有人走过来了。

    脚步声只有一份,而且原本只是路过而已,但大概也注意到了祁成在这儿,于是驻足问了一句,“你在干什么呀?”

    这是一个光听着就能让人顿生不悦的男声。

    祁成抬眼看向来者,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个子还挺高,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像是被人摁在地上摩擦过,脸上用油彩画了一个

    “这小浣熊有什么讲究?”祁成故意问了一句,他需要假装云淡风轻。

    “什么小浣熊?”对方一愣,旋即否认道,“我这是老虎,虎!”

    “噢。”祁成点了点头,注意着老虎男跟自己的距离。

    祁成的位置不太好,他就在陷阱最致命的位置,虽然知道怎么避开自己设置的刀刃,但要把对手引到此处也不容易,除非他亲自作饵。

    呜呼。

    “你看什么?还没回我刚才的话呢,在做啥呀?”老虎男打量了一下祁成跟前的东西,木框架和一堆沙子枝丫,“你要生炉灶啊。”

    他问题挺多,人倒谨慎,虽是问话,却也克制住了好奇没往前来。

    祁成暗自啧啧两声,用不耐烦地语气嫌到,“吵死了。”

    “什么?你这瘦猴模样也敢跟你虎哥呛声?”老虎男擦了一下额头破了的口子,还把手递到嘴边,自己嘬了一下自己流出来的血。

    祁成装出一副不屑的模样,故意看着对方不说话,心理暗示着不能怂,怼就是了。

    辻栢杄啊,你可快点来哟。

    老虎男本就被午大庆胖揍了一顿,靠着讨饶兼诓骗才逃过一劫,本想去找他另一个伙伴汇合的,结果跑了一段才发现,身上的【追】掉了。

    他可不敢回去捡,于是便漫无目的地逛了起来,然后就遇到了这个鼓捣树枝和沙土的瘦猴。

    午大庆高大威猛,祁成却相反,怎么看怎么都没威胁。老虎男笃定了他打不过自己,一边上前几步,一边狠狠地恐吓,“老子什么人物,你也不打听打听,虎哥我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啊。”

    “家里人没教你要吐的吗?”祁成故意给了个很直白的回复。

    “你当我开玩笑吗?我吃过的人,比你小子泡过的妞都多。”老虎男骂骂咧咧地踢开了挡路的一根树干,却发现那玩意固定得很结实,根本踹不动,“不不不,不该用这个做比喻,你这种家伙大概也没有女人。”

    唉?好端端的,干嘛提女人!

    祁老师还没从初恋的失败里康复呢好嘛!他上次去看纪一雪,问她想对自己说什么,还以为至少能收获一句道歉呢,结果这位姐姐居然说,谢谢。

    谢谢?谢你全家啊谢谢!谢你们旁支这么会搞事,这么会算计人,让我原本顺遂的人生充满了波折啊,真是恩同山岳,义海涛涛啊!

    祁成脾气还真的上来了,原地一坐,歪着脖子就开始怼,“吃人?吃人?被你用这种语气说出来,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壮举呢。可是就连野兽也很少吃同类的啊,你这不等于还不如人家吗?这可是退化啊,退化了有什么好开心的呢,低等生物先生?”

    反套路救世指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