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549-44732647/

第二十九节 谣言又要来了
    第二天上午,宫女见项冲和郭玲还没动静,于是壮着胆子去叫了叫。“孤知晓了,你退下吧”项冲被惊醒,不情不愿的对外头的宫女说道。“太子,奴婢斗胆请太子和太子妃快些,今日太子妃要接受侧夫人们的跪拜,还要和您一起去拜见大王和王后”宫女继续大声提醒道。

    “哦”项冲一个激灵赶紧招呼郭玲起床,与此同时还吩咐宫女们进来伺候。“太子,妾身……妾身下不了床榻了”昨天夜里折腾的太厉害,郭玲虽然是痛并快乐着,现在可惨了,起不来了。“哎呀,来人扶太子妃起来”项冲说道。于是乎宫女们七手八脚的把郭玲给扶起来架到梳妆台前就伺候她洗漱了。

    折腾了好一会,郭玲被宫女们搀扶着去了前边,此时乔氏、步氏、陈若琳和邹慧秀早已经穿戴整齐在这里等候了。“妾身拜见太子妃”郭玲坐定后,几女对着她行了跪拜礼。“几位姐妹请起,日后我等应同心协力伺候太子”郭玲说了一些官面的话。“是”几女应了一声就起身坐回座位上了。

    几个女人说了一会话,郭玲就把她们都挥退了,这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她还要和丈夫去德阳殿拜见公婆。“启禀大王、王后,太子与太子妃已到殿外”沈莲今天得亲自在这里伺候。“进来吧”项籍吩咐道。“太子,太子妃,大王召二位进殿叙话”沈莲领命来到门口。“是”项冲和郭玲应了一声就进到了殿内,但是郭玲走路的姿势还是很不自然。

    “儿臣拜见父王、母后,愿父王万年无期,愿母后福寿绵延”项冲领着郭玲跪地拜见。“免礼,赐座”项籍笑了笑说道。“哎呀……”郭玲起来的时候没站稳差点栽倒,幸好沈莲看事情不妙上前扶了一把。“如今太子妃已然确立,太子当与太子妃和睦相处,不可相互猜忌勾心斗角”邹芸娘告诫儿子和儿媳。

    “是,谨遵母后教诲”项冲答应道。“如此便好,母后和你父王盼着你们早日诞下子嗣”邹芸娘是三句话不离生孩子,有走火入魔的嫌疑。这时候另一边的来莺儿的儿媳妇甄宓早已经显怀了,肚子都挺起来了。“时辰不早了,用膳吧”随后项籍吩咐传膳。沈莲随即点点头就招呼宫女们去办了,很快一群宫女们端着各种膳食进来并摆好。宫女离去后,项籍一家人在这里边吃边聊气氛很是和睦。

    也就是在光熹十九年,项籍已经订婚的儿女们都陆续结婚了,只不过由于由于他们年龄相近,所以婚也就一起办了,我们理解为集体婚礼就可以,毕竟都是一个亲爹,拜过了亲爹和各自的亲妈以后就各回各家洞房去了。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项栋,他的未婚妻是皇帝刘辩的女儿太原公主刘幽,所以何太后和董白要求必须单独举行婚礼,一番扯皮以后,项籍还是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嗨,算了算了,你好歹也是富有四海手握十州的霸主,这点面子你都不愿意给吗?再者何太后心疼孙女、董白也心疼女儿这都是人之常情,而且你儿子项栋还是来王妃所生,单独办个婚礼也没什么”王叶劝说项籍。“罢了罢了,她们要如何便如何吧”项籍摇了摇头说道。

    光熹十九年,十月十日,又一场不算盛大但是也比较隆重的婚礼在德阳殿举行,项籍的第六个儿子项栋领着自己的妻子刘幽来到这里拜见父亲、嫡母和生母。嗯,没错邹芸娘也得来,因为名义上她是所有王子公主的母亲。项栋的婚礼持续时间并是特别长,很早就结束了,项栋也急吼吼带着新婚妻子去洞房了。

    “夫君……”新房内,刘幽很是害羞。“来吧,夫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项栋猴急猴急的,一把就把刘幽给扑倒在床开始了疯狂的节目。俩人太疯狂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起来之后二人收拾了一下赶紧去拜见父母,席间来莺儿也叮嘱儿子对待刘幽好一些不能欺负她等等唯独没提让他们尽快生孩子,这多少有点让人费解。

    到现在的十月份,太子项冲册立太子妃已经过去五个月了,这五个月时间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专宠邹慧秀,其次是乔氏和卢氏,最后是陈若琳,而我们的新科太子妃郭玲有点可怜,五个月一百多天时间除了新婚之夜以外,她分到的侍寝时间还不到十天……

    按道理说不应该啊,新进门的应该是颇为受宠的,因为这里边存在一个新鲜保质期的缘故,正常情况下哪有刚嫁进来没几天就遭到冷落的,不过项冲就干了两次了,第一次是陈若琳,新婚之夜就被抛弃,这次是郭玲。看着太子冷落太子妃,一些爱八卦的宫女似乎又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唉你们知道么,我听说五个月了,太子妃侍寝次数还不到十次,这五个月太子有两个多月差不多快三个月都在小邹夫人的寝宫过夜,其次是乔夫人和步夫人,最后是陈夫人,太子妃好可怜啊,才嫁给太子就被嫌弃”宫女甲趁人不备和宫女乙叨叨。

    “太子妃是王后选的,可能是太子不喜欢王后给他送来的女子吧”宫女乙接话道。“谁知道呢?你说这么多世家大族的女子,怎么就偏偏选了郭氏呢”宫女甲说道。“听说是郭氏乃西凉豪族,大王也是出身西凉么,反正差不多吧”宫女甲说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背后诽谤太子和太子妃,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就在两宫女议论的时候,一声暴喝突然传来。“啊,大总管!大总管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俩宫女转身一看好家伙原来是沈莲现在面前,吓得都站不住了赶紧跪地上求饶。

    “哼!你们有胆造谣生事,没胆量承担么!拿下她们!”随即沈莲就随从宫女把她俩给按住了。沈莲这次是送一些上好的锦缎给太子妃的,这些锦缎是王后邹芸娘赏赐的,不过邹芸娘现在并不知道儿子冷落了儿媳。

    “交给刘将军找个没人的地方埋了吧”沈莲一边走一边吩咐道。沈莲口中的刘将军是鸾凤军中郎将刘媛,这小姐姐前头有一些戏份,作者我就不赘述了。刘媛接到了沈莲的通知就把这两个多嘴的宫女带到城外给活埋了,但是谣言还是悄然传了出去。

    西楚霸王闯贞观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