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9743-45358069/

397
    他们招揽大批亡命之徒,专门杀人抢劫奸**女,黄昏时在路上杀人,把这叫“打稽”。

    后来,夏侯洪被他父亲告发,关押在东冶的监狱里,服刑时死去。董暹因和永阳王妃王氏通奸而被杀。两人被除后,百姓才稍得安宁。

    可是,萧德则依然作恶不改,不但没有受到惩罚,不久还被授任给事黄门侍郎。

    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萧衍的人事任用了,这样的任用,到底是为国,还是害国啊。

    萧德则除了上面这些罄竹难书的恶行外,还偷盗铸钱,真是跟他父亲萧宏一样,贪财无度。

    就这样的大神,此次被萧衍任命为了统领。

    古代的铜钱有个边,不管是与现在硬币一样突起的边,还是平整的边,总之都会有个边,人们便把这些边剪下来一些,然后重新熔铸,不管是被剪边的铜钱,还是后来熔铸的,都成了古代时期的假币,这样的假币,铜的含量以及重量,都达不到官方的要求。

    可是,萧德则是谁,皇室宗族,谁敢说什么,萧德则的人拿着这些钱去花销,百姓们不认识他们,当然不接收,但当亮出临贺王的身份时,百姓们敢怒不敢言,还得按原价来给他们售卖所需的物品。

    这一路,萧德则依然招纳亡命徒,因此,所到之处,都赶上后世的鬼子进村了,女性们全部逃出去躲避,等他们走后,再溜回来;家里凡觉得值钱的,不管在萧德则眼里是不是值钱,反正百姓们全部藏了起来。

    那些大户可就倒霉了,他们就算藏,这么大份家业,也不可能全藏起来,萧德则过境,大户们就被搜刮走了不少古玩、字画以及银两。

    真是雁过拔毛,兽走留皮,弄的怨声载道,可,萧衍能容萧德则以前的罪过,自然便能容现在,所以,怨声载道、民怨滔天又如何?

    消息传到甯承、黄凊这边,甯承的眼睛差点瞪出来:

    “梁国的皇帝,脑子没问题吧,这样的人也能任用?”

    黄凊点点头:

    “这样的人要是放到焜昱国,早都下大狱了,哪能容他跳腾。”

    甯承很是赞同,相处了半个多月,甯承觉得此时此刻,两人的思维,终于在一条线上了。

    刚想就这统一的思维说点什么,却见黄凊在愣神,不知在想什么,干脆闭了嘴,省的破坏这好不容易在一条线上的状态。

    黄凊愣了会神,突然凑到甯承面前说:

    “小奕王,你说,他这一路搜刮下的那些财物,不可能马上便送回去吧,路这么远,来来回回的,得用去多少人啊,那个什么临贺王,肯定不能用那些亡命徒押送,但用军队押送?他们得用去多少兵力……”

    甯承连连摆手:

    “停停停,你要说什么?说重点,别思维发散。”

    黄凊还在自己的思维里,听是听到甯承的话了,但,思维并没收回来,心不在焉的应着:

    “嗯嗯,不发散,我的意思是,这些财物,萧德则肯定都随军带着吧。”

    甯承似乎有些明白黄凊的意思了,一下来了精神,坐直身体,有些兴奋的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劫财?”

    黄凊不满的啧了下嘴:

    “什么劫财,多不好听,我们这叫劫富济贫,咱焜昱国多穷啊,这么多财物既然送来了,怎么能再放任他们带回去”

    甯承乐的大笑,拍着黄凊的肩:

    “好好好,我们劫富济贫!”

    萧德则浑是浑,但,并不是没脑子。

    长期与这些亡命徒混,当然知道这些人是什么品性,肯定不会让他们去押送财物回去,但,也不能用军队,他们要是不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武兴国,朝堂上那些人,还不知要怎么做文章,到时,恐怕他的叔父萧衍也难再保他,所以,他绝对不敢用军队。

    而这些军队,虽然是配在萧德则麾下,可是,除了那些与他臭气相投的,其他的,没一个是服他的,因此,军队比较散,不怎么团结。

    但,萧德则不理会这些,收拾一个小小的武兴国,又不是对战魏国,要是用那么强的军队,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依然我行我素的往武兴国前进。

    武兴国的边城守将,有焜昱国助力,底气足了很多,但为了不打草惊蛇,将士们按甯承的提议,装作惊惶无措的样子。

    自从知道萧德则快到了,每天、每天,黄凊都眼睛发亮的在城墙上溜达,旁人不知黄凊要干什么,只觉得这位将领眼睛太亮,就好像饿狼看到了食物,让人有些发憷。

    又过了几日,等梁国军队等的无聊,甯承在房间里喝茶,却端着茶碗开始打盹,茶碗在手中这歪一下,那歪一下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摔地上。

    黄凊一阵风般的冲了进来,抓住甯承的双肩,这下,本就处危险境地的茶碗,彻底与地面亲密接触了。

    黄凊也不管旁的,晃着甯承的双肩,兴奋的说道:

    “来了!来了!快!他们来了!”

    甯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凑到眼前的这张大脸,怎么感觉好像看到了家里那四个毛孩子,就差流口水了。

    黄凊看他醒了,又一阵风的跑走,院子里传来黄凊快速远去的声音:

    “快点来啊!”

    甯承揉揉眼睛,看看地上碎成瓷片的茶碗,无奈叹口气,自言自语道:

    “也不知他是高兴人来了,还是高兴钱来了。”

    伸伸懒腰,来到城墙上,看到黄凊站在垛口处,往远处看,尽管他极力控制自己,但,紧抓着城墙,关节发白的手,还是出卖了他的激动,转头见到甯承时,更是绽开一脸比花还美的笑容,引得周围一众将士注目。

    甯承再次叹口气,愈发想不明白,黄宓老将军是怎么教出了这样的神人。

    走过去站在黄凊身旁,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队伍:

    “队形散乱,军容散漫,这样的还是军队吗?恐怕土匪都比他们有组织,有纪律。”

    黄凊好似没听到他的话,指着队伍后面缓行的辎重:

    “看看看!在那里!”

    甯承一噎,果然高兴的是钱来了。

    萧德则带着军队渐渐走来,看着武兴国关城,一点一点从地平线上显现,再看城墙上的旗,依然只是武兴国的旗,心里不由得意了起来。

    走在他身旁的一个亡命徒,呲着一口大黄牙,乐颠颠的说:

    “爷,城池里会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吧?”

    萧德则看了他一眼说:

    “那是,即使是这样的边关城池,里面也是有富户的,或许比不上大城里的富户,但,富户就是富户,怎么能没点油水呢?”

    亡命徒搓着手,一脸猥琐:

    “爷说的是,这一路来,也确实从富户那里收敛了不少钱财。”

    说完,满脸期待的看着萧德则。

    萧德则知道,这些人,没有道义可讲,不喂饱的话,他们是会反扑的。

    尽管心里不愿意,但,表面上仍大度的说:

    “这一路也辛苦诸位兄弟了,拿下这个关城后,里面的钱财、物品、女人,都由兄弟们分了吧。”

    此人高兴的扬天大笑,看关城的眼神,如同饿狼看到了美食,眼睛似乎都冒着幽幽的绿光。

    城墙上也有一匹饿狼,同样眼冒绿光的盯着他们的辎重。

    堂堂大国——梁国,不远千里迢迢的前来,萧德则打算走到弓箭射程外,彰显下大国的威严,来上一段演讲,然后再在这份威严中,拿下关城:

    虽然关城的财物被手下人分了,但之后还有好多城池,还有皇宫,特别是皇宫的宝物,绝对不能让他们给分了去,那全是我的!

    萧德则美滋滋的想了想在黄白之物上睡觉的场景,然后便开始打腹稿,怎么才能彰显自己的霸气。

    走在萧德则旁边,那个呲着大黄牙,还在畅想等城破了后,要搜刮些什么的亡命徒,突然毫无征兆的从马上跌落。

    萧德则本想打趣两句,可转眼望过去时,看到亡命徒眉心处的血窟窿,不由大骇。

    还不等他从震惊中回神,又有几人被击中,萧德则大喊道:

    “后撤!后撤!”

    众人毫无纪律的向后逃命,而后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往前走,结果与前面退下来的挤成了一团,一时半会寸步难移。

    萧德则气的心里直骂娘,心慌的转头往城墙上看,却看到刚才还只是武兴国将领的旗帜中,又出现了“奕”字旗。

    萧德则心里彻底凉了:

    “娘的西皮!是焜昱国!”

    随着“奕”字旗竖起,后面的将士也看到了,本来就无组织无纪律的军队,瞬间出现了大溃逃的场面,城墙上的武兴国将士们,看到这幕,不由的咧嘴:这还是梁国的军队呢,只是看到了焜昱国的旗,一箭都没放,就被吓的屁滚尿流,太丢人了!

    心里吐槽完,又不得不感慨,武兴国将领的旗,可比“奕”字旗多多了,但就是这么两三面代表焜昱国的“奕”字旗,便吓跑了几万大军,说到底,还是人家焜昱国厉害啊。
【网站地图】